贵州管网公司由中石油控股,这次改革对福建天

时间:2020-03-14 03:15来源:机械介绍
10月10日,中石油西南管道贵阳输油气分公司暨中石油贵州天然气管网有限公司(下称“贵州管网公司”)正式揭牌成立。与此同时,管输天然气入黔工程已进入倒计时,预计明年10月开通

10月10日,中石油西南管道贵阳输油气分公司暨中石油贵州天然气管网有限公司(下称“贵州管网公司”)正式揭牌成立。与此同时,管输天然气入黔工程已进入倒计时,预计明年10月开通。

2017年3月的最后两天,几经延沓,中石油西气东输三线主干管网,终于与泉州、厦门两地的城市燃气管网接通。至此,福建结束了仅有LNG的单一气源时代,摘掉了除西藏外唯一未接入陆上管道气省份的帽子。

在去年11月宣布将现行最高门站价格管理改为基准门站价格管理整整一年后,国家发改委前天晚间用一份短短300字的通知丢出了天然气价改的下一块“令牌”。这份通知称,决定在福建省开展天然气门站价格市场化改革试点,西气东输供福建省天然气门站价格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  在业内人士看来,此举意味着天然气门站价格进一步走向市场化,将为今后全面放开气源与销售价做好铺垫。为什么是福建?  按照国家发改委的要求,福建省物价局要完善天然气销售价格管理机制,合理安排销售价格;减少供气层级,加强省内输配价格监管,努力降低用气成本;研究制定应对天然气气源价格异常波动的工作预案,保障市场平稳运行。  “要实现市场化就需要多个市场主体参与竞争。对天然气市场来说,首先要有多气源才能实现竞争。福建市场之前基本只有中海油一家气源,但随着中石油的进入,竞争格局开始形成。这是此次发改委选择在福建试点天然气门站价格市场化改革的主要原因。”中国石油大学天然气问题专家刘毅军教授昨天对上证报记者说。  据悉,在西气东输三线(下称“西三线”)福建段开通前,中海油莆田LNG(液化天然气)接收站是福建省的唯一管道气源。理论上,LNG气源只要不进入长输管道则价格由买卖双方谈判决定,不受国家发改委监管,但福建的情况有些特殊:一方面莆田LNG在签署最终投资协议(FID)前就与下游大用户签订了长协,另一方面福建省内行政监管力量比较强势——莆田LNG供应三家气电厂和五家城市燃气公司的260万吨合同内气量价格基本按照成本加成原则,由中海福建天然气有限公司提议,省物价部门核定,一年一定。合同外气量价格则根据综合购气成本联动的方式确定。  思亚能源有关专家认为,中石油西三线在福建的完全市场化定价试点,意味着福建天然气市场将存在两套定价机制;在目前市场整体供大于求的背景下,供应层面的激烈竞争不可避免,中海油将不得不放弃其成本加成的定价原则。  刘毅军也认为,这次改革对福建天然气市场的“搅局者”——中石油无疑更为有利,因它的天然气进入当地市场已得到认可,其还可调动全国资源,价格的回旋余地更大。而对中海油来说,不仅竞争增加,且LNG气源成本偏高,未来压力很大。  这同时也意味着福建省放弃了类似浙江的省网模式。上述专家预测,至少在西三线所经之处,大用户都可享受中石油直供价格。中石油与福建省能源集团于2015年12月合资组建的省网公司可能只会对未来新建省内管道(如龙岩-南平支线)的用户收取一定的管输费。  “从地方角度出发,能接受这项改革的原因也在于可以实现多气源的市场化竞争并降低当地的用气成本。加上当前国际市场比较宽松,此举还可推动更多主体来当地建设、扩建LNG接受站。而就天然气市场而言,福建是‘新区’,不像北方很多用气时间长的‘老区’存在大量历史遗留问题,改革的冲击也不会太大。”刘毅军说。明年气价全面放开?  与5年前广东、广西开展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改革试点及一年前提高非居民用气价格市场化程度类似,发改委此次再度选择在临近年底时试水天然气价改,在业内看来很可能是为明年天然气源和销售价格的全面放开做准备。  “事实上,之前已经有这样的设想,明年要全面放开气价。”刘毅军告诉记者,之前国内差不多已有总量占比45%的天然气销售按市场化机制运行,包括LNG、非常规气、直供用户用气等。今年11月10日起,占总量5%的化肥生产用气价格也全面放开,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意味着国内一半左右的天然气已放开了价格。剩下的一半中,约有占总量30%的天然气通过门站进入管道销售,这部分已开了价格可上浮20%的口子;至于其余20%则是价格仍受管制的居民用气。  在他看来,此次改革比之2011年广东、广西的天然气价格改革试点更进一步,“当时只是政府模拟的市场,而这次是大步推进。”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的通知没有明确说针对非居民用气,意味着有可能居民用气也被包括在内了。”刘毅军说。  按照通知,发改委此次明确要求中石油积极配合福建省做好改革试点工作,加强与用气企业沟通,妥善协商确定具体门站价格。积极推动西气东输供福建省天然气进入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等交易平台,尽可能通过市场交易形成价格,实现价格公开透明。  “这就是未来天然气价格形成的趋势:通过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等交易平台掌握气源地的价格,再加上管输费就是最终的天然气销售价。今后可能连门站价格这一概念都没有了。”刘毅军说。

贵州管网公司由中石油控股,占股比例为60%;贵州燃气公司为第二大股东,占股25%。该公司的主营业务将是贵州省内的天然气支线管道的投资、建设、运营管理和天然气销售。

不过,陆气入闽的喜悦无法冲淡福建天然气市场面临的重重问题:在全国天然气消费量普增的情况下,福建却出现了自2015年以来的不升反降,此时入闽时机不佳;福建历来是国内主要LNG进口及一体化项目所有者中海油的地盘,中石油借西气东输入闽,在福建天然气市场萎缩的情况下,要撼动海油存量、再做大增量的难度倍增;更要命的是,中石油在闽的合资公司福建省天然气管网公司,作为一家商业模式为统购统销的天然气省网公司,在长达六年的筹建期中错失卡位良机,迄今未建成一公里管道,却遭遇了福建省天然气门站价格市场化和油气行业去中间环节的双重改革,从一出生就不合时宜,在当前政策收紧和市场不振的夹击之下,更是进退两难。

气源决定管网话语权

最弱天然气省网是如何炼成的,省网的全面式微,是否会始于福建?

组建贵州管网公司后,中石油将在贵州省内的天然气管道建设上加速推进。根据贵州省政府规划,2012~2020年,贵州管网公司将建设天然气支线管道37条、建设里程约2300公里,将天然气管道覆盖到贵州9个地州市。

生不逢时

贵州天然气支线管道是中缅天然气管道和中贵天然气管道的组成部分和配套工程,这也是中石油击败中石化,获得贵州省级管网主导权的原因。

厦门和泉州目前都通管道气了,福建省用气量最大的泉州4月份的气量仅有600万立方米。据说福建省网被要求不能加价,只能平进平出,如何保证收益也没有说法。接近福建省网的有关人士表示,尽管西三线已与两地联通,但福建省网并无管道,且入闽管道气如何定价也待定,这导致中石油和福建省网的处境尴尬。

中缅天然气管道由云南瑞丽进入中国境内,可将缅甸的天然气运至贵州省境内六盘水市、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安顺市、贵阳市和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等五市州;中贵天然气管道北起宁夏中卫县,将塔里木盆地、中亚以及俄罗斯生产的天然气运至宁夏、四川、贵州等6个省份。

就西三线入闽天然气的具体价格,eo记者致电福建省物价局,被告知目前还没有接到通知,不知道具体的定价。

“谁拥有气源,谁就有建设管道的话语权。”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高级经济师徐博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中缅管道和中贵管道的开通,结束了贵州省内没有管输天然气的历史,同时,来自中石油的气源也将占领贵州的天然气市场,所以中石油可以抛开中石化获得贵州管网公司的控股权。

福建省网,全称福建省天然气管网有限责任公司,公司总部位于福州,由中石油和福建省能源集团各出资1500万元,于2015年9月17日注册成立,定位为负责中石油入闽天然气的统一销售,统筹省级管网建设。

气源决定管网话语权的例子曾经发生过多次。此前,广东省级管网公司由中海油主导,但当西气东输二线达到广东后,中石油后来居上,超过中海油,在广东省管网公司获得最大比重股权。

按照中石油与福能集团早期的设想,福建省网未来的营收目标为150亿元,计划年销售天然气50亿方以上。此外,福建省网还计划涉足下游,进入城市燃气、加油加气站、工业供气、天然气发电和分布式能源等领域。

徐博说,地方政府和央企都希望双方共同组建省级天然气管网公司,央企拥有气源,可以为地方的天然气管网提供稳定的供应。短期来看,中石油在西南地区的天然气供应量上仍将占绝对优势,中石油就比中石化在管网建设上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不过,对于一个既无管网又无购销差权限的省网公司而言,筹划之初设想的一切当前都未能实现,乃至福建省网是否存续也存疑问。

下一个改革试点?

据eo了解,当前与泉州燃气商谈价格的主要是中石油福建销售分公司,而非福建省网。中石油福建销售分公司是中石油2016年年底的天然气销售体制改革5+1之中的1,即中石油销售体系改革试点单位。福建省网看着并没有存在的必要。有业内人士直言道。

西南地区是我国天然气产量第二高的地区。卓创资讯天然气分析师李??提供的资料显示,2011年,西北地区产量占国内总产量的56%,西南地区产量占总产量的26%。

定位不明、市场不振之外,对于福建省网而言,另一个重大不利是门站价格试点。2016年11月,福建省成为全国唯一一个开展天然气门站价格市场化改革的试点省,改革目标是在福建将政府指导门站价格改为上下游协商定价,并推进全国其他省市门站价格的逐步放开。

贵州地区此前一直没有管输天然气。“四川是西南地区的主要产气地,但其所产天然气大多都通过川气东输管道外输到了华东地区,而且四川省内的天然气消费量也较大,一直没有富余的管道天然气给贵州。”李??说,所以整个西南地区常常处于气源紧张的状况,将来需要更多的进口气才能满足当地的需求。

根据上述文件,福建省天然气产业的上下游,分别指向中石油和终端用户。此文件一出,正式运行尚不足一年的福建省网几无立身之地。随后,福建省物价局也依据《关于加强地方天然气输配价格监管降低企业用气成本的通知》,在减少供气环节、加强省内输配价格监管方面发力。

随着中缅天然气管道和中贵天然气管道的开通,“天然气价格改革的时机越来越近,继广东、广西进行天然气价格改革后,川渝等西南地区可能会成为下一个改革的试点地区。”徐博说。

而1859号文明确提出,天然气主干管网可以实现供气的区域,不得以统购统销等名义,增设供气环节,提高供气成本;对没有实质性管网投入或不需要提供输配服务的加价,要尽快取消。

去年12月26日起,广东、广西开始进行天然气价格机制改革试点,推出了将“成本加成”定价法改为“市场净回值”定价法等举措。当时,国家发改委曾表示,选择广东、广西进行试点,主要是考虑到这两个地方此前没有国产陆上管道天然气供应,气源更加接近国际市场。

在被询问福建省网该如何摆位时,福建省政府相关人士答复,福建省网是福建省政府与中石油的合资合作企业,关于省网的销售权等事项早已写入了双方协定的合同中,到时要看各方沟通的结果。

未来,西南地区消费的天然气也将更多地采用进口气。金银岛分析师蒲德琴对本报记者表示,预计进口气将占到西南地区天然气供应的大部分比重,目前中石油在西南地区的管网建设也在加快,下一步在西南地区进行天然气价格改革试点的可能性较大。

至此,对于以降低企业用气成本为最重要目标的地方政府而言,省网存在的合法性在于降气价。不过,挟省网入闽的中石油和深耕福建数十年的中海油,两大气源能否形成竞争并带来气价降低,却是巨大的未知。

事实上,由于福建此前一直没有接入陆上天然气管网,其门站价格实质上就是中海油的LNG价格,这也是为何福建被称作门站价格市场化试点,而非门站价格放开试点。这同时意味着,中石油入闽的气价,必定要以中海油现行价格为参照。一位接近福建省门站价格改革的人士表示,难以看到明显的降价空间。

往前追溯,福建省政府愿意成为门站价格改革试点的出发点,也是降气价。据了解,福建应允之前,从辽宁至广西共有10个省市具备试点条件,出于种种原因,最终接盘的只有福建。

有知情人士告诉eo,这是福建省向国家发改委争取试点的结果。争取试点的主要理由为西三线即将入闽,且省内LNG的门站价格一度仅为1.752元/立方米,这对于福建来说是双重利好。

低价落空

据eo了解,中石油福建销售分公司正在与下游的泉州燃气和厦门华润燃气自4月初开始就销售价格已经展开了多正式磋商,据悉,目前中石油与两家城市燃气已经基本达成一致,就差临门一脚签署购销合同。还没有正式签合同,我无法告诉你最终情况。据eo调查了解,谈判双方分歧的焦点主要在价格上面,中石油初期的想法是随行就市,门站价格紧跟中海油气价,而城市燃气方面认为,中石油的管道气热值不如印尼气,且下游用户与中海油交往时间长达10余年,双方合作基础较好。如果中石油的价格跟中海油一样,那我们为什么要买中石油的气呢?

据业内人士分析,当前中石油与下游城市燃气的关系也非常微妙。城市燃气希望,既然是管道气价格市场化试点,中石油价格不光要比中海油低,也要比周边省份门站价格低才行,不然试点的意义何在。另一方面,按照中石油的想法,其在全国市场都热衷于推行工业用气直供,这点遭到城市燃气运营商的一致反感与提防。而另一方面,城市燃气企业又希望引入双气源,以增强上游的议价能力和话语权。

就是在价格方面达不成一致,中石油又不想赔钱卖,所以项目一直拖着。知情人士告诉eo。

作为门站价格放开的推手,国家发改委看重的是西气东输三线通气带来的双气源竞争契机,以及福建省原本只有中海油LNG,故而门站价格改革阻力较小;福建省则希望借由陆气入闽,国际油价低迷之际,以中海油的气价为筹码,让中石油在福建锁定一个较低的天然气价格;中石油方面,则希望福建门站参照上海和浙江。也正因为在价格问题上相持不下,中石油和福建省政府自2016年年中就开始接触,最终达成一致耗费了一些时间。

而依据《国家发改委关于福建省天然气门站价格政策有关事项的通知》,西气东输供福建省天然气门站价格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事实上明确了国家价格主管部门已不再参与福建的门站定价,福建省天然气门站价格最终将是中石油、福建及地方燃气企业三方博弈的结果。

截至发稿,中石油在福建省的天然气销售价格尚未有正式公司文件下发。有消息人士表示,中石油曾口头给过福建销售分公司一个基准价格,福建销售分公司可在此基准价格上根据情况上下浮动定价,而这一基准价格略低于中海油LNG门站价格。通气前,中海油莆田LNG的门站价格为2.141元/方。

编辑:机械介绍 本文来源:贵州管网公司由中石油控股,这次改革对福建天

关键词: